llylee

田园生活

应聘语文家教,面试的大姐随意问了靠在前台的小女孩的最近作文题,小女孩有点愣愣地告诉她:“田园生活”。之后便给了我纸笔,让我自由发挥。我心想,这倒也不难。只不过考虑问题还是不太全面,还在还是能看着面试的大姐对我还是比较满意的,让我继续再做一个PPT给看看,是如何教小学生写。我也就应下了。只是,教别人写作文,自己的作文也不能写的太差了,否则就是信口开河了,我自己教人也嫌心虚。



                                        田园生活

说到田园生活,我本就是个农村来的孩子,从小就穿梭于家乡的各个地方,所以对此并不陌生。记忆中,最美好的一天,清晨,耳边是空谷传来的鸟鸣,一声一声,轻灵,高高低低,能把人带去很远的地方似的。我通常会在床上赖上一会,就为闭目享受这如八音盒一般清脆的音乐。隔间便是厨房,爷爷总是像叹气又像吆喝一半的哎上一声,然后自言自语的说,“煮饭咯!”,边走进厨房。然后,不一会,就能问到饭菜的香味,奶奶从外边和邻居唠完嗑,就进来叫我起床,在我起床之后就整理床铺。我吃完饭,便会开心的去找玩伴。那是不用上学的一天,我先去找嘉慧,她就住在我家隔壁的隔壁。比我大一个年级。

活了这么多年,依然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今年就要21了,活了这么多年,依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钱?还是爱情?若是说什么报效祖国和社会,我自己都是不信的。

我对于喜欢的人的执着,在乎,都太深了。太过于执着,太纠缠不舍,终究只会让人觉得不稀罕而已。所以即使他知道我喜欢他又有什么用?他也未必就领情。

我对于自己从小到大挑人的眼光都很是表示怀疑。太轻易喜欢一个人,太容易掏心挖肺,还收不住心。对于男女之情开窍太早终究不是件好事,所以累得我现在这般纠结难受。

钱嘛。是万万不能没有的,讲真,电视剧和小说看多了,总觉得钱来得容易,也更觉得自己日后必将成为百万富翁。这个白日梦就暂且让我这么做着吧。但是似乎目前自己不至于为五斗米折腰,以后就不晓得了。但是要赚,我始终相信古人的话是有道理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更喜欢靠自己,哪怕靠不住的样子。

寒假在妈妈这边待着,我还真特别想逃离这里。我不愿意接受现实,并且看清现实。阿姨她们都已经四五十岁了,也已经找不着什么称心的好工作了,可儿子女儿却还都靠不着。妈妈总是在我身边念叨,好好读书,要争气,不然,像我们这样,日子都难过啊。我总是低头不说话。我也不愿像他们这样,在工厂里过完自己的大半青春。所以我也明显有感觉自己读书的心要静上许多了。但只是这样,是不够的。我自己也知道。天不降大认于我,我也是要苦心志的。我妈还指望着我呢,我还指望着买上小厨房,过上小康生活呢。

这么一说,可能不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而是要的太多了吧。但没有一样,是靠坐着等来的,而自己明明知道,却又只会怨天尤人,唉声叹气吧,得不到的时候,便开始自我欺骗地问自己:我到底要什么,我到底为了什么这么挣扎地活着?

人吧,适当地思考一下人生还是可以的,思考地太多,就容易钻进牛角尖,便开始消极懈怠。反正人生如此的艰难,不如带着拼搏进取的态度,搏一搏自己的人生吧。至于感情,走一步算一步,我只希望自己能够宽容些,我属鼠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更容易鼠目寸光,只看得到眼前。

Live like you are dying.

不知道多说几遍,能不能提醒自己积极一点,珍惜每一天呃。

语料库听写

语料库听写

Chapter 3 预测试 第一次听写  2016.1.13

Insurance  保险

Hostel  青年旅社

Accommodations 住宿

Tutorial 教程

Statistics 统计

Metallurgy 冶金

Rubbish 垃圾

Manipulation 操纵

Species 物种

Professionals 专业人士

Validity 有效性

Observer 观察者

Testimony 证词

Consequence  后果

Cellulose 纤维素

Fabric 编织物

Inventor 发明家

Chandelier 吊灯

Initials 缩写

Tent 帐篷

Waterfall 瀑布

Bladders 膀胱

Antenna 天线

Layout 布局

Toads 蟾蜍

Womb 子宫

Dweller 居民

Leaflet 传单

Indication指示

Calculation 计算

Variables 变量

Dishwasher 洗碗机

Observation 观察

Poverty 贫穷

Interruption 中断

Realism 现实主义

Frustration 挫折

Friendship 友谊

Concentration 浓度 集中

Textile 纺织

Orientation 方向

Concrete 混泥土

Exterior 外部

Core 核心

Digestive 消化

Ratio 比率

Cord 线

Bark 树皮

Entertainment 娱乐

Parachute 降落伞

Valve

Discussion 讨论

Admission 入场,承认

Chimpanzees 黑猩猩

Dominance 优势

Nutshell 果壳

Eskimo 爱斯基摩人

Binoculars 双筒望远镜

Athlete 运动员

Vibration 振动

Bulb 灯泡

Mud 泥浆

Reservoir 水库

Participation 参与

Partner 合作伙伴

Librarian 馆员

Peas 豌豆

Proofreading 校对

Fertilizer 肥料

Porcelain 瓷器

Cattle

Plough

Function 功能

Windmills 风车

Restroom 公共厕所

Judo 柔道

Fiancée 未婚妻,未婚夫

Acknowledgement 确认

Failure 失败

Volunteers 志愿者

Voicemail 语音信箱

Squirrel 松鼠

Invasion 入侵

Polytechnic 理工的

Hectares 公顷

Rubber 橡胶

Preservation  保存

Cosmetic 化妆品

Campaign 运动会,竞争

Centralization 集中

Slug 蛞蝓,鼻涕虫,重击

Hallway 走廊

Mite 螨虫

Hive 蜂房

Virus 病毒

Fund 基金

Personnel 人员

Pot

Jewelry 珠宝

Diet 饮食

Minority 少数民族

Composer 作曲家

Teapot 茶壶

Gloves 手套

Niece 外甥女

Footwear 鞋袜

Exposure 曝光

Insulation 绝缘,孤立

Trays 托盘

Friction 摩擦

Apron 围裙

Soldiers 士兵

Commodity 商品

Fault 错误

whales 鲸鱼

cupboard 橱柜

incubator 孵化器,(儿科)保温箱

rivals 对手

obesity 肥胖

competitors 竞争对手

stage-set 场景布置

sticks 棍子

sauna 桑拿

calories  卡路里

dinosaur 恐龙

fossils 化石

moa 恐鸟

wreckage  残骸

investment 投资

tortoise 乌龟

interpreter 翻译员

forestry 林业

irrigation 灌溉

degradation 降解

erosion 侵蚀,腐蚀

fishery 渔业

innocence  无辜

freedom 自由

supervision 监督

sunlight 阳光

fungi 真菌

resin 树脂      

近墨者黑

今天对母亲的手机瞥了一眼,感觉发现了些情况吧,表面如常,内心却开始恐慌。是不是受阿姨的影响?我不太清楚,而且,我也不知道如何去问。或许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保持冷静,大人的事情,有他们自己的解决方式。这只是告诉我们更不能依靠他们了吧,长大了。可不争气的还是要伸手要钱的。今天却又讨论到,我能否出国的问题。说是要沾我的光,出国玩玩,我只一心想,没有钱,你哪里来的自信我就能一定出国了?我不敢给他们个定论说我一定能出去。只是,尽我之力吧。

苦逼的暑假工

原先准备的暑假计划,也算是实行了吧。先在利利姐姐家里度过了腐败堕落的七八天,然后围观了小外甥的幼儿园毕业典礼。中国式毕业就是满嘴满脸的感恩,感谢妈妈,感谢老师,感谢从未见过面的园长妈妈……幼儿园的孩子不知道毕业是什么,他们只知道自己要换一个地方上课,换一个老师听课。姐姐认真地给外甥表演的节目录像,我在旁边围观台上的小孩,小时候只读过学前班,读了一年就直接上一年级了,自然体会不到这种热闹,也见识不到小朋友的表演。依然也会有笨拙的小孩,呆呆的站在台上,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主持人也有四个,一男一女应该是幼儿园老师,而两个小朋友一男一女也是可爱,女孩聪明可爱,台词几乎可以脱口而出,而男孩则有些吞吞吐吐,几次说错。然而不管怎样,家长的注意力应该也只是在自己的小孩身上吧。但是我一边看着他们一边想,他们长大后,会怎样呢?呆呆的小孩或许一鸣惊人,只是现在太过懵懂不记事,而优秀而台上的小主持的女孩子,她是否会在长大的时候叛逆,也可能一直这么优秀下去。谁知道呢,人生总是到处充满了拐角与反转。而我……不知为何,还挺喜欢这种反转的,逆差萌啊,反转萌啊什么的,简直可以写几本小说。

之后便去了深圳,本来以为满怀希望,可以在深圳休息几天就去浙江,姐姐和妈妈都在这里,然而……却被几句话给打消了念头,便只好寄希望于在深圳能够找份工作。起码能打发下暑假,后来姐姐带我转了条街,问了好几家店,依然没有招人的。有些绝望的我,便放弃了这个打算。却在最后发起了脾气,想起本来是表姐承诺我说这里可以找到工作的,如今却发现全是诓我的!表姐拗不过我,便说依旧让我去她公司吧。然而她自己偷偷单干,说不能告诉别人我是她妹妹,也不要说我们认识,心想这不是让我去骗人吗?

后来便是稀里糊涂的进了去,第一天倒也没什么事情,但是之后便就是持久战了。每天和别人一起帮模特换衣服,烫衣服,刚来几天简直就是地狱,从早上十点直接站到晚上十一点,腿站到麻木,而且自己还只穿着一双坡跟鞋,简直要人命。但是适应了之后却也感觉没什么,人类的适应能力果然是强大的。而我每天最关心的事情也不过就是,今天衣服有多少,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真正待在这样的公司,而不是工厂的时候你才会想到,我这样拼死拼活,不过是在为老板打工,自己领着这微薄的薪水还要考虑吃饭的问题,而老板却是日进斗金。既然都是干活,为什么我要那么认真拼命呢?当初看顾漫的杉杉来吃中,杉杉在医院外喊的那句“果然资本家都是吸血的!”现在想起来,简直道破我的心声啊!而且这个公司是一个摄影公司,分为办公室和摄影棚两大工作区。我主要待在影棚,而客服才是最悲剧的,必须两边来回跑。

而我的英语也为我的工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因为这家公司的客户大多只预约外模,而且都是女装外模,所以会一门外语非常的关键,而这里的很多人……都不会,除了一个搭配师之外,啊哈哈。这就到了我大显神威的时候了,这就告诉我们,出门在外,有一技之长是多么重要。而我也体会到,学习的重要性,真真切切用自己的眼睛去体会到的。如果我只是如告诉他们的那样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小菜鸟,而且一无所长(因为确实除了会英语之外我也没其他特长,手脚慢)那么,我就算离开这家公司,我也找不到什么其他更高薪水的工作,永远都只能做诸如此类的低薪工作。谁说工作无贵贱之分呢?这句话的前提是建立在薪资平等的基础上,而如果,在你面前,有只要坐着拍照就可以拿一万元的工作和,一天到晚都不能休息却只有两千元工作,你能坦然地说,工作无贵贱吗?所以我跟我妈打电话的时候我开头第一句就是,妈,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再也不贪玩了(再也不跟你生气了,我在心里说)。然后最后跟人说离职这件事简直就虐得我心塞。让我明白什么叫做人心难测,社会阴险啊。大人说的话简直不能当真。而且会想着法来搪塞你,而你一不小心,胆小一些,老实一些,人家就把你忽悠过去了。他喵的 ,我差点就回不去上学了。说好的给我月底发工资,现在都没给我。真是让我心塞。

而我,不得不承认,我懦弱可欺,胆小怕事,也太过老实,看不见人家背后的用心。终究图样图森破。

但是这更给我一个教训,做什么,都需要耐住性子,既然不能说,那么就沉默,要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只凭冲动,把事情想清楚再做,可能会更有效一些。我也是太过冲动就直接去找人说,什么都没想好,也就被人搪塞回去了。

都说人在社会这个染缸,只会越染越黑。我也是体会到了,若不被染黑,怎么能面对这算计的世界。人在江湖漂啊~

别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这是我上高中时,班主任在开学第一天的班会上给我们说的话。此后我也一直奉它为我的人生准则之一。它只是让我想起了人生中,目前为止,可以说最黑暗的日子。

     还是初一下学年,我转入到家乡的村镇中学入读,对一切都陌生而又新奇的我,仅仅依靠着当时我认为是最好的青梅竹马,简称青梅吧。熟悉了环境之后,其实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所封闭的学校里面,学生们盛行的风气,学校里永远有着一个校霸和一群拥护着校霸的人,可笑的是不仅有男生,女生里面也是有。一切都是以拳头解决问题。很喜欢排挤人,网上流传着“一言不合就……”体,这里也可以这样形容:一言不合就开打,一言不合就排挤人。我曾见证过班里一个女孩子曾经因为半夜心绞痛,而全班女生(当时两个班的女生一起住在大宿舍里)都为之担忧,为她找老师,陪她去医生,没去医院的人,为她流泪。可是转眼在一周后,当有个女生开始说她的坏话后,班里的大部分女生开始排挤她,聚集一起说她的坏话,故意孤立她,各种冷嘲热讽开始。而在我眼里,那个女生做的事根本就不算过分。也曾围观过几个女生在宿舍里围着一个女生打,多少人围观,但是从没有过一个人挺身而出,当然我也是其中围观的一个。我从来没想过这类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但是最终,他的确发生了。

     事情源于我的青梅,她并不是一个低调的人,她乐于结识学校各年级的人,当然个性也比较直接。然后我们学校比较活跃的分子自然也就不乐意了,扬言说要打她。班里风言风语的就有人说要打她,而且是高年级的人,女校霸。我曾经听到过,但是一直不以为意。而她也丝毫不担心的样子,但是也还是和班里平常玩得好通好气,要是有人敢打,其他的人也许诺一定团结对外。然而,当这一天发生时,当我被掰直了的衣架子死命地抽时,我看到了一群围观的,其中,就有当初理直气壮说一定帮忙的,我亲爱的同学。

   事情发生在晚上,怎么被人叫到教学楼的空地去的,我已经忘记了,我只知道,当时那个所谓的女校霸,只是问了青梅一句:“你是不是以为你很拽啊?”然后往青梅脸上抡了一巴掌,我当时头脑一热,就冲上去推那个打人的女生,然后被一个女生拿着什么往头上抽,我当时完全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正准备还手之际,另外一个女生就上前往我肚子上踹。说实话,我从来就没被打过,我被爷爷奶奶带大,我奶奶骂我,我爷爷都是要护着我的。我也从来不打架,所以当时就懵了,不知道还手,也没了言语,直到看清了踹我的人,我感到很绝望,那个女生是我小学的同学,曾经玩的好的朋友。而其他人呢,都看着,来的十多个人都是来助兴的吧,我们班也来了十多个女生,也都是在那里看着,声都不吭。

我在想,从小学六年级离开,到我会到家乡,不过两年的时间,为什么一个人能改变那么多?我不断听到,我的某某同学,曾经乖巧的某某同学,上了初中后怎样怎样的蛮横,甚至有人走在她前面,她觉得不乐意都要打人。

   然而这也不是事情的结束,当时我顶着肿着老高的脑门,青梅肿的脸颊,和一群知道自己围观无理的女生去告诉老师,我们班主任还是负责人的,当时十分气愤,立即就找了打人的女生的班主任。打人的女生的班主任也告诉了家长,最后来的却是女生年迈还需要搀扶的爷爷,却跑到我们教室来,说了声:“女孩哎,我们家孩子不懂事,让我来看看你伤严不严重”我给他看,他最后是递给了我一百块钱,我不懂他的意思,但是立马拒绝了。最后被年级主任叫去了之后,我才知道这是想和平了结呢,当时主任还让我叫家长来,我也拒绝了,不想让我的家人知道我在学校遭遇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吧,看着女生的爷爷的态度和气,最后给我买了一瓶红花油的份上,我也就没追究了。我当时忽略了,其实打我的那个女生并不是带头的闹事者,而这次叫家长也只有那个打我的女生,带头打架的所谓的校霸根本毫发无损。我的青梅也没有成为这次事情的主受害者,因为我才是受伤最严重的。

   而后来,显然我也并没有受到我的青梅多大的感恩,这件事没过多久后,因为我只是突然有一节课没跟她说话,表现了不开心的情绪,她就开始和其他的女生一起排挤我,从先前的被排挤的人待遇来看,我也猜出来她们在背后说了我多少坏话,最让我寒心的是我的青梅,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是我最亲近的玩伴,但是最后,她却和别人一起对我冷嘲热讽,她们没有动手打过我,但是这种冷暴力比实际的暴力更伤害人。我想表现的坚强,但是最终在一个女生指桑骂槐的当着我的面骂人的时候泣不成声。那时候我基本已经听不进去课,成天大片时间大片时间的发呆,难过,压抑却又无法倾诉。我多么希望那个时候能有个人义无反顾的站出来支持我,但是更多的人态度暧昧,只是奉劝我不要跟她们作对,也不要搭理她们。

但是回到家里,我若无其事的给我爸妈打电话,我很平淡地跟我奶奶说我在学校被人打了,但是我没有告诉她们,我还被人排挤了。

暑假到我爸妈去的时候我也只是跟我妈说我要转学,无论如何都要转学。

到了新的学校,我也表现的很正常,很正常,我正常到了脆弱的地步,我开始说话小心翼翼,唯恐语言不当得罪别人,我开始过分纠结别人对我的看法,不敢让他们对我有一点不满。我变得低调,我扎进书里开始认真读书,我把所有的遭遇的仇恨都集中到了青梅的身上,我发誓,虽然我的容貌比不上她,我也不如她会做人,但是我起码得比她会读书,终究我要在一件事情上胜过她。只是时间久了,仇恨会变淡,我也融入了新的环境,新学校是私立的,所以学生的流动性强,也就不会有所谓的校霸。我在那里度过我的初中,那里的生活,也治愈了我,但是伤痕还在。我也不会忘记。任何事情,错的都不只是一方,我知道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这也提醒着我,永远不再重蹈覆辙。

  

新年,总是要忧郁会儿的

  姐姐打电话过来,除了拜个年,竟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劝她的话,说了她也不会听,琐碎的事情她嫌烦。内心总归是有些凄凉,曾经感情那么好的姐妹,终究挡不过时间的洪水,所剩无几。不过也算了,只要她过得好,与我亲热与否又有什么关系,我只要她过得好……只是当年说要给姐姐养老的诺言,恐怕没有一个人当真过,否则也不会是这个结果,我当真过,只是从未坚定过,未来如此难测,我也不是什么聪明绝顶的人,许不了这么长远的未来。

   人们总说,不要为不相干的人付出一点情绪 ,可是,如果这个人是你的亲戚呢?说到亲戚,这个词总是凉薄的,同为一家人,却总难免为他们的行径感到心寒呢?难过呢?闲来无事,就把《步步惊心》给补了。四阿哥给若曦的字句,都是极简单的道理:“既来之,则安之”“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可偏偏如今才懂的这些字句所蕴含的力量。就在那一刻,治愈了我的心。为什么要难过?我好像喜欢受虐一样,越是让自己难过,心里越是痛快,所以才养成我这别扭的性格,遇到事先憋在心里,放心里后就在也放不开,越是觉得自己可怜,好像才找到点存在感。我不想再这样,总让我想起爷爷和爸爸,他们也常常这样,多憋屈啊。迟早别扭死自己。所以,就这样吧,既来之,则安之,亲戚什么的,讨厌又怎样,尴尬又怎样,我做我的,他们想他们的,我既不求他们,也不想讨好他们,不卑不亢,挺好。

   自古以来,婆媳关系都是中国家庭永恒的主题啊,然而我家却偏偏是公公和媳妇,不过也差不多,留下我和老爸在中间,吵起来都不知道哄睡。以前他们吵我总是要难过很久,而今,倒是看明白了,他们吵吵过后,也就那么不冷不热的过去了。也用不着我这个在旁边看的如临大敌。吵架乃常事,跟吃饭一样的也是有的。只是根源,我也已经看清楚了几分。一个作为媳妇,全无作为人家媳妇的自觉,也没有把爷爷当过家人,而爷爷,也是一样的,他可以接受这媳妇生的孩子,要他把妈妈当自己女儿一样,也是不可能的,从前我在爷爷跟前,听到的关于母亲的评价,也从未有过好话。相看两相厌。就这么凑合地过吧。谁也拦不住,谁也缓和不了。

   


我的悼文在这里——2015,又一个转折点的开始

  

写悼文的本来目的,在于提醒自己,珍惜每一天,就是Lenka的Live Like You're Dying所唱的一样,像你即将死去一样活着,永远不要停止尝试……

  可是从我打算写悼文至今,到现在开始写,其实,才发现,有些东西恐怕是得亲身经历才会真切地做到——珍惜你的每一天,若不是将死之人,怎么能够真正做到呢,不,或许将死之人也有等死的呢。可是有些东西必须得坚持吧,我希望,从2015年起,把每年所经历的,写到我的悼文里面去。

   

最大的感慨莫过于高考的结束。承载着我的挣扎与幻想的高考,终于在这一年结束。回想这三年,没有轰轰烈烈的早恋,没有埋头苦读的决心,也没有恋恋不忘的班集体。我都做了些什么?觉得自己一无所获,但却也并不满意这个结论。

我得到了什么?在高一的时候得到过一个团结的班集体,参加了广播站,参加了校团委,也因此结识了很多人,却并未有过相知的朋友,不过点头之交。总之,高中时期的人际关系可能是我最糟糕的。这或许也跟我这种在见面时热络,不见面就完全想不起你是谁的性格有关(喜欢或是感兴趣的人除外)。高二,高三时的种种也就不再多说。因为我在手写版日记里已经写的无话可说了。在高三的时候可以说性格有了很大的转变。身上的刺多了很多,总是不经意间就不知道扎到了谁,对此也有过懊恼,然后我告诉自己过完高考就好了。事实也确实如此。大学这一学期,我收敛了很多,也并非刻意收敛,只是少了高考时紧绷的神经,自然面对什么事情都轻松很多了。


与在电视上看到的父母关系不同,我的大部分生活,父母都少有插手,养成了我姐这种孤僻乖张的性格,也养成了我这种矛盾纠结的个性。当然我个人觉得我在父母面前大多数时候都是温顺的,说要我干甚么也不会违逆,当然,他们基本上对我也没有什么要求。像那种干涉高考志愿,一定要孩子从事某某职业的父母,一般在我有生之年都不可能看见,但其实我也羡慕他们能有这样的父母。

在我的理解中,父母对子女的爱基本上都是在这种约束之上建立的,起码,中国的父母是这样,也只有在他们管你的时候,这种父母之爱才能够体现出来。而我的父母,那真是比美国教育还美国教育,不,我更感觉那就是在放羊,我时常对姐姐说,以老爸老妈这样教育孩子的方法,能没让我成为一个小太妹或者问题少女,他们真得感谢天感谢地。他们从来不问我成绩,高考成绩单他们都无暇看两眼,也并不是忙,只是从来没问过,我报的志愿单,我爸说随便,我妈看了两眼就去忙了,结果出来知道我被现在的大学录取了,我老妈才反应过来。高三那段黑暗期我是真的恨过他们,在我最需要安慰和鼓励的时候,我还必须得打电话过去,他们才会主动问起,然后在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匆匆挂掉了电话。他们关心过我吗?我甚至会这样问。


考完之后也就释然了。父母是无法让自己选择的,能选择的只有自己的心态。暑期的时候,虽然还是受不了母亲的暴脾气,但也尽量在她高兴的时候跟她沟通,谈谈自己的想法。很高兴,在这个春节,与母亲的关系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反倒是父亲,往常觉得最好的是父亲,因为母亲骂我时他护着,也从来不曾动手打过我骂过我,不抽烟不喝酒,除了买马,也就没什么可挑剔的。可是也正是因为他的无所为才更让我寒心。但是不管怎样没事发生就已经是好消息了。一家人和睦安稳,就已经足够,再不该有他求。



大一,就这样一个学期,我也收获了很多。当然一个人自我感觉良好是很可怕的,但是我还是觉得,我的同班同学真的是比高中的要可爱多了==。或许是换了一种心态和一种待人方式吧。

只是对自己在这种无约束情况下的自制力崩坏感到无能为力。

 

                                                                                                                                                      快过年了。

                                                                                                                                                       懒惰是一种病,病入膏肓已经无药可医。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我就这样静静地等死吧。

每一个第一次都会带来一次成长

  人生中的每一个第一次都是最宝贵的,无论是糟糕的,还是美好的。回想起来,很多的经历,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高考,如死亡。

  今天下午三点,终于把本杰明教授送到机场,结束了这两天半来的提心吊胆。可能夸张了,但是我和京京都觉得这两天怕是到大学,甚至是人生以来最漫长的两天,颇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没办法,毕竟还是刚进大学校门的新人,也是第一次做接待外宾这种事情。下午送教授回来的路上,司机叔叔甚至埋怨似的说,你们老师既然把人请来就应该好好接待人家,怎么能让你们来呢。我笑了笑说,老师太忙了。其实在我的心里,是很感激老师把这样的机会给我们两人的。我们可能做得不是很周到,但都尽力使教授感觉到舒适,也在这次的经验中找出了我们考虑的不足点,虽然老师说行程规划要细到不能再细,然而我们却没能做到这一点,当然,对于教授想要去的地方,这一点我们也应该提前了解的。而且,对于英语这部分,我知道,学英语太需要一个语境,而中国其实是很难找到这样一个机会来跟人说英语的。所以,在这仅仅两天的陪伴,我都觉得对我的英语有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在听力方面吧。再说在这两场讲座中,我也算是第一次听这样专业性的讲座,尤其还是双语的,也是第一次见人现场翻译,可以说我们班主任也算是很了不起了,尽管在部分地方还是有不到之处,但是正是经历过,所以才知道,在这样一场专业性的讲座中,做到实时翻译已属不易。总而言之,教授这为其两天的造访,其实不说讲座本身,我就已经从中获益匪浅。

  再说到讲座本身,第一场是非洲艺术起源………很多很多的前沿发现都在这场讲座中讲述,本想来个粗略整理,但是夜已深。另一场是关于世界遗产保护和管理所面临的问题。其实我最大的感叹就是,教授的两场讲座,都贯彻他的一个理念,tell a story,即讲述一个故事,教授在博物馆领域也有所涉猎,他展示了一幅他自己的图片——在一个博物馆,他正在给他的学生讲述一个岩画,而背后是视频,他说,我们不仅要讲述一个文物,遗产背后的故事,同时,在这个视频我们也可以放置一些不同专家的不同意见进去。遗产管理已经不再只是政府的事,我们需要当地居民的参与,需要加强遗产地的社会价值,让人们意识到遗产的重要性,让更多的人们参与到遗产管理上来。不得不说,这些遗产管理的理念,都是我从未听到过的,也很有启发。所以,我想我明白,一场讲座的意义——是最新的学术成果展示,也是思想理念的交流。

  感觉和教授也只有在最后才熟络一些,并不像学姐那样胆大,我会有很多顾虑,但是本杰明教确实如老师所说,很亲和的一个人,也很善解人意,不然照我们这个咋呼劲儿,早被人嫌弃了吧……

   也在这次讲座中,更坚定了我学习外语的心情,我知道,我做的决定没有错,英语是一种工具,而我更想做的是,以英语作为媒介,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大学的规划

      进入大学以来,就一直在想,我的大学规划是什么?进来以前,我想得是尽可能多学些东西,多钻图书馆,修双学位,如果可能,争取留学(也只是想想罢了。)

      然而,过了三个多月,懒惰如影随形,依然如往常。懒散是必备的了。一有空早就已经窝在电脑前看剧了。

      可是,今天,就在芳芳说她在写职业规划的时候,想起了自己的规划——我的规划很可笑,好像自小学起就开始一本正经的写规划了,然而缺乏可操作性,也缺乏毅力,所以总是不了了之。现在想来,果然,很多习惯都是在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养成了,根深蒂固,还能再改吗?

       最近刚温习了一遍樱兰,有搞笑,有爱情,也有友情的一部经典动漫,真的很喜欢。所以这是唯一一部能够维持这么久的了。也有令人感动的地方,是镜夜那集特传吧,已经规定好了的布局,怎样发挥都只能在一个框里的感觉,会让人觉得难受,那是因为镜夜明明可以做得更好。注定了只能在两位哥哥后面,被人轻视,注定不能继承家产,在每次被夸赞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可惜呢,是第三子。” 可是最后那幅画,那副超脱了框架,延伸成了另一幅更恢弘精美的画卷,俨然另一番世界,也象征了镜夜冲破了家族的桎梏,打破别人定义的框架,终能展现自己的拳脚。然后,就忽然被鼓励了……很奇怪。大学的规划 - monica - 我的悼文在这里

 

大学的规划 - monica - 我的悼文在这里

 

大学的规划 - monica - 我的悼文在这里

 

大学的规划 - monica - 我的悼文在这里

 

       人,真的会有无限的可能,没人能够给自己定个框架,然后告诉自己,你就是这样了,你只能这样了。这个世界明明充满了未知性,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去规划纳你的未来,可是,却可能发现它完全不在你的意料之中。所以啊,本来是想又认认真真的写个什么鬼规划的,后来想想,有这闲工夫,还不如睡觉去呢。

       只是,总感觉自己是不是误解了?管它的,谁让我没镜夜那么天才。睡觉之前卖个萌。大学的规划 - monica - 我的悼文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