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ylee

苦逼的暑假工

原先准备的暑假计划,也算是实行了吧。先在利利姐姐家里度过了腐败堕落的七八天,然后围观了小外甥的幼儿园毕业典礼。中国式毕业就是满嘴满脸的感恩,感谢妈妈,感谢老师,感谢从未见过面的园长妈妈……幼儿园的孩子不知道毕业是什么,他们只知道自己要换一个地方上课,换一个老师听课。姐姐认真地给外甥表演的节目录像,我在旁边围观台上的小孩,小时候只读过学前班,读了一年就直接上一年级了,自然体会不到这种热闹,也见识不到小朋友的表演。依然也会有笨拙的小孩,呆呆的站在台上,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主持人也有四个,一男一女应该是幼儿园老师,而两个小朋友一男一女也是可爱,女孩聪明可爱,台词几乎可以脱口而出,而男孩则有些吞吞吐吐,几次说错。然而不管怎样,家长的注意力应该也只是在自己的小孩身上吧。但是我一边看着他们一边想,他们长大后,会怎样呢?呆呆的小孩或许一鸣惊人,只是现在太过懵懂不记事,而优秀而台上的小主持的女孩子,她是否会在长大的时候叛逆,也可能一直这么优秀下去。谁知道呢,人生总是到处充满了拐角与反转。而我……不知为何,还挺喜欢这种反转的,逆差萌啊,反转萌啊什么的,简直可以写几本小说。

之后便去了深圳,本来以为满怀希望,可以在深圳休息几天就去浙江,姐姐和妈妈都在这里,然而……却被几句话给打消了念头,便只好寄希望于在深圳能够找份工作。起码能打发下暑假,后来姐姐带我转了条街,问了好几家店,依然没有招人的。有些绝望的我,便放弃了这个打算。却在最后发起了脾气,想起本来是表姐承诺我说这里可以找到工作的,如今却发现全是诓我的!表姐拗不过我,便说依旧让我去她公司吧。然而她自己偷偷单干,说不能告诉别人我是她妹妹,也不要说我们认识,心想这不是让我去骗人吗?

后来便是稀里糊涂的进了去,第一天倒也没什么事情,但是之后便就是持久战了。每天和别人一起帮模特换衣服,烫衣服,刚来几天简直就是地狱,从早上十点直接站到晚上十一点,腿站到麻木,而且自己还只穿着一双坡跟鞋,简直要人命。但是适应了之后却也感觉没什么,人类的适应能力果然是强大的。而我每天最关心的事情也不过就是,今天衣服有多少,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真正待在这样的公司,而不是工厂的时候你才会想到,我这样拼死拼活,不过是在为老板打工,自己领着这微薄的薪水还要考虑吃饭的问题,而老板却是日进斗金。既然都是干活,为什么我要那么认真拼命呢?当初看顾漫的杉杉来吃中,杉杉在医院外喊的那句“果然资本家都是吸血的!”现在想起来,简直道破我的心声啊!而且这个公司是一个摄影公司,分为办公室和摄影棚两大工作区。我主要待在影棚,而客服才是最悲剧的,必须两边来回跑。

而我的英语也为我的工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因为这家公司的客户大多只预约外模,而且都是女装外模,所以会一门外语非常的关键,而这里的很多人……都不会,除了一个搭配师之外,啊哈哈。这就到了我大显神威的时候了,这就告诉我们,出门在外,有一技之长是多么重要。而我也体会到,学习的重要性,真真切切用自己的眼睛去体会到的。如果我只是如告诉他们的那样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小菜鸟,而且一无所长(因为确实除了会英语之外我也没其他特长,手脚慢)那么,我就算离开这家公司,我也找不到什么其他更高薪水的工作,永远都只能做诸如此类的低薪工作。谁说工作无贵贱之分呢?这句话的前提是建立在薪资平等的基础上,而如果,在你面前,有只要坐着拍照就可以拿一万元的工作和,一天到晚都不能休息却只有两千元工作,你能坦然地说,工作无贵贱吗?所以我跟我妈打电话的时候我开头第一句就是,妈,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再也不贪玩了(再也不跟你生气了,我在心里说)。然后最后跟人说离职这件事简直就虐得我心塞。让我明白什么叫做人心难测,社会阴险啊。大人说的话简直不能当真。而且会想着法来搪塞你,而你一不小心,胆小一些,老实一些,人家就把你忽悠过去了。他喵的 ,我差点就回不去上学了。说好的给我月底发工资,现在都没给我。真是让我心塞。

而我,不得不承认,我懦弱可欺,胆小怕事,也太过老实,看不见人家背后的用心。终究图样图森破。

但是这更给我一个教训,做什么,都需要耐住性子,既然不能说,那么就沉默,要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只凭冲动,把事情想清楚再做,可能会更有效一些。我也是太过冲动就直接去找人说,什么都没想好,也就被人搪塞回去了。

都说人在社会这个染缸,只会越染越黑。我也是体会到了,若不被染黑,怎么能面对这算计的世界。人在江湖漂啊~

评论